? 中文-the things they carried_牛聚文档

中文-the things they carried

中文-the things they carried
预览:

吉米 ? 克罗斯中尉带着一位名叫马莎的姑娘的来信,她是新泽西州芒特塞巴斯蒂昂学院三年 级学生。这些信并不是情书,但克罗斯中尉却始终把它们当做情书,所以, 他把这些信件折 好,用塑料布包上,一直珍藏在背囊的底层。下午晚些时候,一天的行军停了下来,他总是 先挖好散兵坑, 然后用水壶里的水洗洗手, 接着小心翼翼地把那些信打开, 用手指尖捏着信, 借着最后一缕余晖在浏览中想入非非。 他总是想象他们在新罕布什尔州怀特山中搞几次浪漫 的野营。有时,他会用舌头舔舔信封的封口,因为他知道马莎是用舌头舔封口把信封上的。 说到底,他想要马莎像他爱她那样地爱他。遗憾的是,这些信的内容大多是唠家常,至于爱 情,无迹可寻。 他几乎毫不怀疑马莎是处女。 她在芒特塞巴斯蒂昂学院主修英文, 她在信中 令人愉快地谈到她的教授、 室友和期中考试, 还谈到她对英国诗人乔叟的敬仰和对英国女小 说家弗吉尼亚 ? 伍尔夫的爱慕。她常常引用诗句,但从不提这场战争,只是说,吉米,多保 重。 这些信有十盎司重, 每封信的结尾都署有 “ 爱你的马莎 ” , 但是, 克罗斯中尉明白这句 “ 爱 你的 ” 仅仅是一种署名方式,而不是像他有的时候所希望的那样。黄昏时分,他又小心翼翼 地将这些信件放回背囊。 他似乎有点儿神不守舍, 可还是慢慢地站了起来, 因为他要到士兵 中去巡视,要检查警戒区的情况,然后,在天完全黑下来时,他才回到自己的散兵坑里,仰 望星空,探求这样一个疑团:马莎可曾品尝过伊甸园的禁果?

他们携带的东西主要是必需品。在这些必需品或准必需品中,有 P38罐头起子、小刀、 燃料片、手表、身份识别牌、驱蚊剂、口香糖、糖块、香烟、盐片、急救包、打火机、火柴、 针线包、 军用付款凭证、 C 口粮 (C 口粮 (C?rations), 美国军队地面部队的一种听装日用口粮。 通常每份有一听基本主食、一听水果、一小袋点心、一小袋可可粉、糖、奶油粉、咖啡、一 小包香烟、 两块口香糖和手纸。 ) 和两三壶水。 加在一起, 这些东西重十五到二十磅之间 —— 这要看每个人的消费习惯和新陈代谢的速度。亨利 ? 多宾斯个头儿大,他带的口粮就多;他 还特别喜欢在称为 “ 甜姐儿 ” 的蛋糕上面抹果酱,所以,他还带了桃子果酱。戴夫 ? 詹森很讲 究野外卫生,他带着牙刷、洁牙线和他在澳大利亚悉尼休假时私下拿的几片小香皂。特德 ? 拉文德胆小,一直带着镇静剂,直到四月中旬的一天,他在申溪村外,被子弹击中头部。所 谓必需, 也是标准作业程序所要求的:他们所有的人戴着有内衬和伪装套的钢盔 —— 五磅重。 他们带着标准的作战服,但很少有人带内衣。他们脚上穿着丛林靴子 —— 二点一磅重 —— 而 且, 戴夫 ? 詹森带了三双袜子和一盒肖勒医生牌的足药粉, 以防战壕足。 特德 ? 拉文德阵亡前 一直带着六七盎司的上乘毒品,这也是他的必需品。米切尔 ? 桑德斯,无线电报话员 , 带些避 孕套。 诺曼 ? 鲍克带着一个日记本。 拉特 ? 基利带着漫画书。 基奥瓦, 一位虔诚的浸礼会教徒, 带着一本他父亲送给他的有插图的《圣经》 ,这位老父亲在俄克拉何马州俄克拉何马城的主 日学校教书。而基奥瓦,为了防止厄运,还带上了他奶奶的 “ 不要相信白人 ” 的嘱咐和他爷爷 狩猎时用过的轻便斧。必需决定一切 —— 由于陆地埋有地雷并设有陷阱,所以,标准作业程 序要求每个人要穿一件尼龙铠甲防弹马甲 —— 重六点七磅。热天,马甲显得沉多了。因为谁 都有可能突然死去, 所以,每个人至少带一个大的压缩绷带, 通常放在钢盔的帽檐里, 容易 拿到。 由于晚上气温低, 加上雨季潮湿, 每个人都要带一个绿色的塑料披风,可用作雨衣或 铺地布或临时帐篷。由于加了内衬,这个披风差不多有两磅重,但每一盎司重都是值得的。 例如,四月份,特德 ? 拉文德被打死时,他们就是用他的披风把他包起来,抬着他走过稻田 地,然后,把他抬上直升机运走的。

他们被称为步兵。

带东西意味着负重,就像吉米 ? 克罗斯中尉带着对马莎的爱跋山涉水。 hump 这个英文 词,作为不及物动词时,是 “ 行走或行军 ” 的意思,但是,作为 “ 负重 ” 的意思时,就不再是不 及物动词了。

第1页/共11页 下一页>尾页